中东多国“群殴”自然气伟人卡塔尔_寰球导读_云掌财经

中东多国“群殴”自然气伟人卡塔尔_寰球导读_云掌财经

2017-06-13 11:59

卡塔尔“断交门”还在发酵,继沙特等九国接连发布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当前,其余国家也纷纭表态站队,德国、土耳其和伊朗均表示支持卡塔尔,特朗普站队沙特。沙特的老对手伊朗也用实际举动表示了对卡塔尔的支持,在卡塔尔遭波斯湾各国断交封闭之际,伊朗容许卡塔尔借道其领空,执飞前往欧洲和非洲等地的航班。这将进一步加剧与沙特的抵触。

卡塔尔军方已履行最高等别防备,从首都多哈兵器库提出16辆坦克,避免邻国入侵。此前卡塔尔国防部表示,假如“断交国”军舰进入本国领海,卡塔尔将开火。

斟酌到同卡塔尔断交的沙特、阿联酋和巴林都是海湾合作委员会(海合会, GCC)的成员国(卡塔尔自身也是GCC的重要成员国),而海合会本身的协作比拟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成员国之间的配合更加严密,因此海合会内部出问题从实践上来说远比OPEC内部奋斗要重大。

外界对卡塔尔“建交危机”本源有种种预测,但都跟中东地域最主要的财产??石油无关。而《华尔街日报》、路透社、CNBC等多家英美主流媒体猜想:自然气或者才是本轮海湾危机真正的导火索。

卡塔尔的天然气储量极为丰盛,约占全世界储量的13.1%,仅次于俄罗斯和伊朗,位列世界第三。卡塔尔仍是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国。而国内绝大部分的天然气资源来自离岸的北方气田(North Field)。这一全球最大的天然气田跟伊朗的气田交界,导致卡塔尔抉择不听“老大哥”沙特的话,跟伊朗坚持了较为亲密的接洽。

此外,在天然气出口范畴,只有俄罗斯天然气公司(Gazprom)可以与卡塔尔媲美,而卡塔尔主权财富基金去年向Gazprom投资了27亿美元。因而有剖析师认为,美国和沙特恰是担忧卡塔尔成为俄罗斯-伊朗-叙利亚地区轴心的踊跃支撑者,才决定下狠手“击杀”卡塔尔。

除了沙特以为卡塔尔在照料伊朗的好处,此次跟风与卡塔尔绝交的埃及和阿联酋都饱尝卡塔尔经济突起之苦:卡塔尔将埃及的支柱工业游览业打得丢盔弃甲,还同阿联酋在航空市场开展剧烈竞争。在这种情形下,三个人口和领土面积都远超卡塔尔的阿拉伯“大国”一拍即合,决议“打土豪分地步”。

若抗衡事态继承进级,卡塔尔可能不得不取舍割断对阿联酋和埃及等国的天然气供应。卡塔尔每天通过Dolphin管道向阿联酋和安曼输送20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并产生约16万桶冷凝水。跟着夏季到来,天然气消费迎来节令性顶峰,而从卡塔尔进口的天然气占到阿联酋全国总花费量的四分之一以上,显然阿联酋不愿看到这一幕产生。此外,根据路透Eikon的航运数据,自2016年1月以来,电力供应缓和的埃及平均每月从卡塔尔进口85.7万立方米液化天然气用于发电。

依照当前局势,如果只是断交而没有呈现贸易合作的全面中断,对全球油气市场的影响是比拟小的。但如果中东海合会内部持续内耗的话,一旦闹到不可开交,天然气市场受到的影响可能会比原油市场受到的冲击大得多。

卡塔尔的原油( 严厉来说,包括原油和凝析油)总出口量超过100万桶/日,但它本身的减产协议履行量也只有3万桶/日(仅包含原油),原油产量仅约62万桶/日,仅占全球原油供应的0.6%。因此,即使卡塔尔不再理睬沙特牵头的减产协议并恢还原油供应,3万桶/日的额定增量也掀不起什么浪花。

但天然气就不同了,卡塔尔是全球第一大天然气出口国,也是第一大液化天然气(LNG)出口国,而且海湾这些国度从卡塔尔进口天然气是广泛景象,而且进口量还不小。所以,一旦卡塔尔对海合会的这些国家结束供应天然气,那么天然气市场就真的要巨变了。目前,市场关注的两大焦点是:阿联酋和卡塔尔之间的天然气管线是否会被干扰,以及埃及是否会对卡塔尔船只关闭苏伊士运河。

依据汤森路透Eikon的寰球LNG出口数据,目前卡塔尔的LNG平均出口量濒临全球LNG均匀出口量的1/3。汤森路透的航运追踪统计显示,同卡塔尔断交的阿联酋已经中止了所有同卡塔尔的海上油轮运输,目前有6艘停在其知名锚地Fujairah、与卡塔尔有关的LNG船可能须要转移。

固然目前场内临时还不对卡塔尔的LNG出口表示出显明的避险情绪, 但据路透社报道,商业商惊奇于事态的发展,并已开端为意外事件制订打算,特殊是那些有可能打乱从卡塔尔到阿联酋的天然气供应的事件。业内人士和交易员表示,阿联酋通过Dolphin管道天天从卡塔尔入口约18亿破方英尺的天然气,并与它的街坊有液体天然气的购置协定,存在着双重交易。

到目前为止,Dolphin管道的天然气并未受到影响,但交易员表现,即便是局部封闭,也会触发多米诺骨牌效应,迫使阿联酋追求替换液化天然气供给渠道以满意海内增加的需要。但因为液化天然气市场的低迷情感和疲软的需求,通过依附国际市场,阿联酋能够与卡塔尔暂停两到三个月的天然气交易,但Dolphin管道流量太大,实际上无奈完整代替。

另一方面,埃及有60%的天然气进口来自卡塔尔,市场此前担心埃及对卡塔尔船只关闭苏伊士运河,干扰航线。一旦被堵截,只能绕道非洲前往欧洲,不仅会延伸一个月的LNG交付时光,也会增添运费本钱。但埃及官员表示,苏伊士运河遵照国际公约,仅对埃及已宣战的敌方国关闭,表明货轮路过埃及的航线基础不会受影响,市场转而关注多少日后埃及经过托克公司进口的卡塔尔天然气是否顺利交付。有交易员表示,埃及正成为卡塔尔天然气贸易最不断定的危险因素。一旦采用烦扰办法,将即时推高国际天然气现货市场的价格。

总而言之,大部门机构认为,此争端对油价的影响料将有限,预计也许只有在此举让OPEC无法团结,导致产量高于当前减产协议已商定程度的情况下,才会对油价发生中长期影响。而且,卡塔尔历史上很少卷入中东地缘政治,天然气资源远高于原油,后续关注事态发展是否加剧,例如伊朗是否卷入。不外,全球LNG价格除了受长期合约的供求关联影响,也同油价天然挂钩。一旦天然气贸易碰壁,作为回击,卡塔尔没有必要再参加OPEC减产协议,如果恶化到令减产协议面临破产的水平,则可能导致全球油价和天然气价钱的巨震。